别再把「丑蔬果」当垃圾丢掉,它们可都是美味的商机

2020-06-19浏览量402 收藏量485 266热度

你知道一个人每年製造出来的平均厨余量有多少吗?96公斤。如果你是一个体重48公斤的人,一年製造的厨余量,等于是两个你的重量。

太弯曲的小黄瓜、不够翠绿的芦笋、过轻的红萝蔔,这些在欧盟蔬果制度下,都无法进入市场,而是直接被送入垃圾掩埋场。在台湾,大量食物尚未进入产销链,也一样被丢弃。

随着食物价格不断上涨、粮食浪费问题备受抨击,2009年欧盟开始放宽蔬果外观标準。法国第三大连锁超市Intermarché率先推出「丑蔬果计划」(inglorious fruits and vegetables/ Fruits et légumes moches),英国、澳洲超市纷纷响应,赋予丑蔬果有个性的名字、包装成特立独行的形象,鼓励消费者做出不同选择,结果大受欢迎。

这波浪潮也传到台湾,在校园发酵。七名横跨农业资源、社会科学、行销传播、财务金融背景的学生,因修习「社会经济组织的创新与设计」课程,组成丑蔬果大翻身团队,去年三月在台湾大学「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有机友善格外品粉丝见面会」市集,把扭到脚的地瓜、长雀斑的橘子、黑眼圈的柠檬、磨破皮的芭乐、撞到头的南瓜、晒太黑的香蕉,介绍给逛摊位的民众。

丑蔬果大翻身团队中的一位学生刘宇瑄说,拜访友善耕作农友后,发现不使用农药、化学肥料栽种的作物,有三成因尺寸过大、过小或是形状歪斜、卖相不佳,被市场淘汰为「格外品」,丢弃在农田当堆肥。但格外品除了卖相较差,其美味、营养价值丝毫不减,于是他们让民众亲手将丑地瓜磨成地瓜泥、做成地瓜球,提供现打丑蔬果饮品,透过体验消弭刻板印象。

别再把「丑蔬果」当垃圾丢掉,它们可都是美味的商机 Photo Credit: 非常木兰 格外有意思 把淘汰品变美食

课程中另一组同学王馨妤与陈其农,也用体验的方式来讨论丑蔬果浪费议题。「当100万颗柠檬变成100万颗柠檬塔,大家还会觉得它们很廉价吗?」两人创立「格外有意思」团队,利用校园闲置空间成立工作室,将产量过多或因天气变化导致食材过熟、冻伤,大盘商不愿收购的格外品,製成可随季节更换内馅的鹹、甜派饼。

例如今年收到一批外皮较多黑点、酸度较高的枇杷,他们做成手工果酱,放入乳酪派中贩售。过大的南瓜、凹凸不平的马铃薯、中间空心的高丽菜等,可做成鹹派馅料,以新鲜蔬果取代高比例的糖。有机无毒的格外品也省下备料上的麻烦,不削皮清洗乾净直接烹煮,营养价值更高。

别再把「丑蔬果」当垃圾丢掉,它们可都是美味的商机 Photo Credit: 非常木兰

王馨妤说,很多人觉得食物浪费离自己很遥远,其实卖场、超市大量进货时,便已丢弃了过熟腐坏的蔬果;更前端一点,农夫将产品送至批发市场前,已在田间筛选一次,淘汰掉外貌不佳的产品。环环相扣的产销链,每个人都有意无意造成食材的浪费。

究竟,丑蔬果有机会成为一门与社会、环境共好的生意吗?法国Intermarché超市的丑蔬果,除了以市价的五到七折贩售,也做成蔬菜汤、果汁等产品,几十吨的备货量三天内就销售一空,不仅每间门市平均卖出1.2吨丑蔬果,还吸引比平常多24%的人潮。

在葡萄牙经营农庄的狄亚斯(Paulo Dias)每年生产约29万台斤蕃茄,供应给当地最大的连锁超市,但其中约7万2千台斤的番茄因为颜色、大小、果皮状况等因素被送进垃圾场。现在这些番茄都由索瑞丝(Isabel Soares)创办的「丑水果」公司半价收购,其实品质和超市卖的一样好。

索瑞丝认为,欧洲长期经济不景气,丑蔬果一定有市场。刚创业时,当地农民其实不大愿意把不合格的蔬果卖给她,也不相信有人会买。然而,随着在地居民的热烈响应,「丑水果」开始逐渐发挥影响力。

别再把「丑蔬果」当垃圾丢掉,它们可都是美味的商机 Photo Credit: 非常木兰减少浪费 每个人的选择都是关键 

台湾的「丑蔬果大翻身」团队在市集亮相后,成功透过flyingV募资新台币11万元,为丑蔬果成立电子商务平台,也举办手工果酱工作坊回馈出资民众,并推广企业认购,将格外品作为员工礼品、会员赠品。只是网路平台经营不易,随着课程结束,团队的下一步仍在思考中。

即将毕业的馨妤与其农,继续在小农市集摆摊贩售丑蔬果派饼,与企业、政府及教育单位合办体验讲座,努力为「格外有意思」找出可行的商业模式。未来,她们希望能将烘焙工作交由专人负责,把更多心力放在食物农业议题的教育推广上。

新世代的热情,让丑蔬果议题在台湾开始被注意,仍需要更多的讨论与创意加入,才可能促成改变。期待有一天,友善耕作的内在美食材,比施打化肥农药而成就的「美丽」农产品更受欢迎,创造消费者与土地的双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