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执着打造下一个硅谷了,台湾人更该学习的对象是纽约

2020-06-19浏览量385 收藏量251 949热度

别再执着打造下一个硅谷了,台湾人更该学习的对象是纽约

看到这标题,很多人可能一脸狐疑:「世界最大的创业中心不是硅谷吗?」

没错,硅谷确实是世界最大的创业中心,区区八百五十多万人口的旧金山湾区每年产生五百多亿美金的产值,超过台湾的名目生产毛额。全球最大十家科技公司中,就有四家总部在硅谷。

硅谷是台湾人最熟悉的美国科技重镇,因此台湾创业家与投资人也常常把「打造亚洲硅谷」挂在嘴边。

事实上,台湾创业家应该关注的,不是硅谷,而是被誉为东岸硅谷的纽约市。

原因何在?

硅谷并不是一「都会」,而是由旧金山、欧克兰、圣荷西、Fremont、Palo Alto、Sunnyvale、Santa Clara 等多城市组成的「都会区」。而硅谷最大的三个城市:旧金山、圣荷西、奥克兰都是百万人口以下的城市,全硅谷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仅四百四十人。多数硅谷人的生活型态是非常典型的近郊生活,也就是每天不管上班上课、吃饭买菜、娱乐休闲都必须要开车。相对地,台湾光台北市人口就有两百六十万,人口密度约为每平方公里一万人;而北北基桃都会区总和也有九百一十三余万人,人口密度更达每平方公里两千八百余人。

很明显地,硅谷不管是人口密度、生活机能,还是其独特的时空背景,都和台湾的密集都会与产业背景有极大的差异。硅谷由于其发展经过,讲究的是「标新立异」、「先科技后人文」的创新哲学,有别于美国东岸数百年的文化传承、现代化城市与政商脉络的经济发展模式。

台湾过去数世纪以来,不但拥有丰富的人文历史,更有稳定的政商网路。台湾的科技与传统产业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将一稳健的工业经济体与人文科技化。故此,台湾参考的应该是美国东岸城市的产业转型过程。

纽约,纽约!

为什幺要关注纽约呢?

因为纽约市为美国少数的人口密集的大型都会,更是美国的政商重要枢纽。纽约市以拥有一百六十万人口的曼哈顿为中心,以地铁与公车连接布鲁克林区、皇后区、布朗克斯区;纽约市总人口约八百五十万,密度约为每平方公里一万人。以纽约市为中心的三州都会区拥有两千三百万人口,相当于一个台湾。以纽约市为首的三州都会区是美国的商业、金融、教育、媒体、艺术与流行的中心。三州都会区利用火车将美国东北许多城市与曼哈顿连结,是美国运输密度与流量最高的都会区之一。

由此可见,曼哈顿恰似台北市,纽约市恰似北北基桃都会区,而三州都会区犹如整个台湾。不管在生活机能、运输物流,还是产业导向,台湾不像硅谷,反而像纽约。

纽约的竞争优势
别再执着打造下一个硅谷了,台湾人更该学习的对象是纽约
纽约 Silicon Alley

纽约的科技业,俗称「硅街」,发源于曼哈顿的中城。近年来由于纽约科技业的爆炸式成长,硅街逐渐往南扩张至舒活区、中国城,甚至开始蚕食华尔街附近的金融区。

很明显地,纽约有史以来并不是美国的科技重镇。坐镇美国东岸的理工名门学府如麻省理工、卡内基梅隆、乔治亚理工、康乃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等,只有哥伦比亚位于纽约市。另一方面纽约除了 IBM 以外,并没有大型科技公司在此设立总部。因此在纯技术研发,尤其是硬体和系统研发上完全无法与硅谷竞争。

但纽约亦非省油的灯。

纽约是美国第一大都市,是美国国内最大的需求市场。光纽约市年生产毛额就达一兆三千五百亿美元,是全硅谷总和的两倍多。纽约是美国商业中心,拥有与巴黎、伦敦、米兰齐名的流行产业、有能与洛杉矶、巴黎、柏林抗衡的影剧产业、为世界最大金融中心,也是世界重要的表演艺术重镇。三州都会区是美国公立教育系统之主要据点,纽约州立大学、市立大学相加拥有将近七十万名大学与专科生;纽约市学区为全美最大学区,拥有将近百万名学生;ETS、Kaplan、普林斯顿、Mcgraw Hill 等许多大型教育与出版商总部皆设于三州都会区。

纽约原本就坐拥雄厚的文化资本与经济产值,因此纽约科技业在发展时的方针与硅谷稍有不同:纽约着重产业转型与科技产业化。

硅街过去近二十年的发展,孕育出知名的成功案例不外乎:Meetup,全球最大群聚网站;Foursquare,全美最大定位打卡平台;Seamless,全美最大线上订餐平台;Codecademy,知名线上程式设计教学平台;Venmo,行动付费平台;Knewton,知名线上教育平台公司;Noodle,知名教育资源搜寻引擎;Skillshare,全美最大教学平台;Tumblr,知名部落格平台;Kickstarter,知名群募平台。

这些知名纽约科技公司有个共通点:科技回归基本面。纽约科技业的走向,习惯以日常生活需求、产业需求来引导科技创新。从西岸人的角度来看,纽约与美东创业界太过保守,但是如此发展模式,却帮助了纽约的教育、金融、餐饮、职业训练等各产业成功转型。

Startup Genome 一份分析报告指出纽约新创公司比硅谷新创公司更专注于现有产业转型,而且比硅谷更热衷于设计交易平台以及金融软体。如今纽约市已是全球第二大创业中心,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创业都会,其科技业规模已达到硅谷三分之一。金融海啸后的纽约市因而重振经济,科技业也成为纽约仅次于金融的第二经济支柱。

台湾与纽约

台北与台湾虽与纽约与三州都会区有诸多相似之处,两方亦有不少差异。纽约毕竟是世界之都,其国际级的产业以及全球人才的磁吸效应,是台湾望尘莫及的。

现在全球吹起物联网风潮,民用物联网囊括智慧型手錶、鞋垫、温度计、灯泡等,工业用物联网则主打工业 4.0。由于纽约市缺乏电子与製造业产业链,空有软体人才却很很难直接进军物联网经济。至此,美国物联网生态硅谷仍佔有绝对优势。

台湾过去二三十年建立的傲视全球的电子霸业,让台湾在培养软体创业之余,有完善的电子与製造产业链来支援产品开发。从悲观的角度看来,台湾既没有硅谷的科技优势,又没有纽约的国际性产业;但若把杯子看作半满,台湾的产业拥有媲美硅谷的电子业产业链,但却拥有像纽约一样的密集人口和传统产业来支持科技发展。若以纽约科技业着重科技生活化、产业化之思维发展,台湾在未来物联网经济中,其实比纽约更能够快速开发产品。台湾以小博大,不能比绝对力道,要在产业链整合度上取胜。小虾米对上大鲸鱼也是有可能胜出,以色列、荷兰、瑞典都是科技小国成功案例。

但台湾人也别轻敌。硅谷和纽约即便没有台湾的综合优势,硅谷和纽约的后花园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两地更是与国际交流密切。因此台湾虽然人口规模相当于三州都会区,仍必须研究各国市场、与其接轨,才不会将自己局限在台湾市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