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条时空冻结的小巷,有个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婆婆——《符纸婆婆》书摘转载

2020-06-27浏览量793 收藏量923 429热度

《符纸婆婆 诡语怪谈1》:一夜打不死

喀喀喀——

小木门响起三下脆声,门推开。

走进来的男人身材精瘦,蓄着俐落平头,有双锋利如刀的细长眼睛。

男人走到符纸婆婆的大木桌前,朝婆婆深深一鞠躬,将两只黑黝黝硕大手提箱放上桌,打开,转向符纸婆婆。

左边箱子里装着满满的钞票,右边箱子里是一堆金条、金项鍊、各式各样的首饰珠宝,里面还混杂了几面搏击比赛的奖牌。

其中一条红布包着好几把嵌着闪亮银饰、手工打磨而出的利刃,有状如奇幻电影里的奇形匕首,也有外型古怪奇异但明显具有惊人杀伤力的怪刀。

「老太婆,听说妳……」男人不习惯与人对话,语调僵硬冰冷。「可以替人实现一切愿望?」

芋头探长身子,嗅了嗅大皮箱。「两大箱东西加起来大概三千多万……这幺大手笔,你想求什幺符?」

「我想要,打不死。」男人这幺说,见符纸婆婆一点反应也没有,又见大猫瞇起眼睛露出困惑的模样,补充道:「我知道……我听说过,向你们买命很贵,不论是自己的命,还是别人的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我只要买一个晚上就够了。」

「你出三千万,向婆婆买一张……让你一个晚上打不死的符?」紫灰色大猫喵呜一声。「你的意思是,你想要获得一副不死之躯?就只一个晚上?」

「是。」男人点点头。「枪打不死、刀砍不死、车撞不死、跳楼也摔不死、火烧不死、雷劈不死、水淹不死……总之,就是打不死……」

「嗯。」芋头扬了扬尾巴。「听起来,很微妙哟——你真的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吗?」

「我听说过。」男人又点点头。「符纸婆婆,有求必应;不同的要求,得付出不同的代价;代价如果不够会影响符的效力,甚至必须付出额外的费用……」

「更重要的是,符的效力和价码,会受到你后续行为影响。」芋头见男人神情漠然,也不知他听不听得懂自己的意思,再补充说:「我这样说好了……拥有一副打不死的身体,可以做很多事——跑去打死人、跑进火山口拍照片、深入灾区救命,这三件是完全不一样的事,你明白吗?」

「我要保护一个人。」男人这幺说。

「嗯。」芋头望着男人袖口外的刺青,冷冷地说:「保护作奸犯科的黑帮头目,跟保护良家妇女,自然也不一样。」

「……」男人沉默几秒,耸耸肩。「无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多撑一秒算一秒。」

「你要保护人。」芋头瞄了皮箱里那几把吓人利刃,随口说:「这几把东西,说不定比婆婆的符还好用。」

「那些是我无聊时做好玩的,没比菜刀好用多少。」男人答:「我只是想尽量把箱子塞满而已。」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提高声音说:「我知道这里除了钞票珠宝,还收其他东西。」

「我们什幺都收。」芋头点点头。

「听说越坏的,越值钱?」男人问。

「是。」

「打烂的呢?嗯,我是指……断手断脚,脑袋开花……」

「身体无妨,我们要的是身体里头的东西。」

「我应该很值钱。」男人冷笑举起手,做出手枪姿势,指着自己脑袋。「拿我一条命,换一晚上。」

芋头凑近男人,嗅了嗅他的手、嗅了嗅他的脸,不屑地说:「你确实比一般人值钱不少,但也还好,我们收过比你贵无数倍的东西,你有点高估自己的价值了。」

「这算是称讚吗?」男人莞尔。

芋头还没答话,婆婆已经写好了一张符。

符上的字是墨绿色,笔画简单明了——正常人自然一个字也看不懂。

男人接过符,向婆婆点点头,立时转身离去,他刚踏出门就取出打火机点火燃符。

「老兄。」芋头见他刚出门就燃符,出声提醒。「现在都大半夜了,离天亮也没几小时啰……」

男人没说什幺,将燃火符纸高高抛起,星星点点的青光余烬在男人身后飘升旋起。

在巷子前端等着男人的,是一名高中生模样的女孩。

女孩蹲在巷中,轻轻搔着地瓜的头和颈子。

地瓜仰着颈子,十分享受少女的抚摸。

「走了。」男人冷冰冰地说。

女孩点点头,起身跟在男人身后,不时回头,似乎对地瓜有些依依不捨,她忍不住问。「我可以带着他吗?」

「那是别人家的猫。」男人回头望了地瓜一眼。

「可是他跟着我。」女孩这幺说。「他想跟我走。」

地瓜确实跟在女孩身后,每每见她回头,就对着她喵喵低唤。

「快点,时间不够了。」男人拉着女孩快步走出巷子。

上了一部黑色轿车。

轿车某侧门上布着几枚弹孔。

后车厢盖下隐隐透着血迹。

在那条时空冻结的小巷,有个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婆婆——《符纸婆婆》书摘转载

source: visualhunt

黑色轿车停在某处海港仓储里,四周堆满高耸的巨大货柜。

女孩坐在副驾驶座上吃着途中购入的速食,男人则下车焦急地讲着电话。

男人挂上电话,绕到副驾驶座车窗旁时,女孩已经沉沉睡着了。

他拉开车门唤了她几声、拍拍她的脸,见她毫无反应,知道添入饮料里的强力安眠药发挥了效力。

他将她拖下车,抱入车旁巨大铁皮货柜侧面一扇小门里。

男人开启手机灯光,摆在一个木箱上作为光源,抱起女孩攀上木箱,越攀越高——这些木箱看来排列杂乱无章,但从低处到最高处,木箱间的落差不会超过一个箱子——这让男人能在怀抱女孩的情况下,轻易循着如登山阶梯般的木箱堆,一路攀上接近货柜顶端;那儿木箱堆得密密麻麻,但在某处不起眼的位置,木箱和木箱间却未併拢,形成一块缺口。

他将女孩拖入缺口,取出打火机照亮四周——

缺口内是一处隐藏在货柜尾端高处、透过木箱排列刻意留出的狭小空间;小空间角落底部也有处缺口,直通货柜底部。

男人将女孩放下,动手解开她上衣一颗颗钮釦,瞥见她雪白胸口,呼吸略微急促起来;他像是听见了什幺,回头见到小空间入口外,站着一只土黄色小猫,歪着脑袋往里头望。

是刚刚的地瓜。

男人鬆了口气,继续解开女孩所有釦子,脱下她的上衣。

他花了几秒钟盯着她的下半身,似乎在犹豫是否该将她的裤子也脱下。

最后他没有这幺做,而是将她揹上背,用从她身上脱下的上衣,将她和自己绑在一块儿。他揹着她,攀入小空间内通往货柜底部的缺口,手搆脚踩着木箱凹槽一路抵达货柜底部,拉开地板上一道隐密小门,露出压在货柜底下的水泥管道,循着暗道铁梯攀下管道,来到一条更深长、宽敞且似乎四通八达的地道。

这条地道是海港设计失败而封闭的管线通道,被男人的老大鉅资买通港口官员独佔下来,另外造了几处出入口,作为走私运毒之用。

男人是老大的司机兼保镖。

老大在三週前死在敌对势力枪口下,临死前嘱咐男人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他的独生女儿。

男人带着老大千金不停逃亡,对方似乎与老大有着深仇大恨,不但杀了老大连同他一票情妇,就连他的亲生女儿也不愿放过。若非老大的凶悍大老婆正在海外度假,肯定也要命丧仇家枪口下了。

几小时前,男人终于联络上大嫂,也就是女孩的母亲。

女孩母亲召集了人马,浩浩蕩蕩渡海来救女儿。

如果一切顺利,援军会在天亮之前抵达港口,他们会与平时走私毒品的手法相同,自远处下船,泅入这港口祕密通道,找出藏在暗道里的女孩,替她戴上氧气罩,带她入水、泅远、上船,与母亲会合。

他不清楚女孩凶悍如虎的母亲会不会对仇家展开全面反击,反正到时候已经不关他的事了,他此时的任务,就是尽全力守住女孩。

男人知道自己的行蹤已经暴露,仇家随时会找来这,光凭他一人的力量绝无可能撑到天明援军抵达。

他需要点额外的力量,所以找上符纸婆婆。

地道里伸手不见五指,但男人却像在自家客厅中一般熟悉,很快抵达地道某处较为宽敞的空间,从角落摸出一个大袋,里头装着几卷胶带、手电筒和几张毯子。

他解开绑着女孩的衣服,缠在自己臂上,再用毯子裹着女孩身子作为保暖,他担心女孩中途惊醒挣扎乱叫,还额外用胶带绑住她手脚、封着她嘴巴,为此他特地先探询过她没有鼻塞,不会因此闷死。他调整了她的姿势,确定她呼吸顺畅,便将手电筒留在女孩怀中,独自循原路钻回货柜。

他继续向上,通过小空间后,再搬箱子将木箱墙面缺口堵死——这幺一来,若是有人闯入这货柜,将很难察觉货柜尾端的木箱墙后,其实留了个隐密空间,有处通往走私地道的暗门。

男人一路跃下,途中不时调整木箱位置,破坏了那条能通往隐密空间的「登山阶梯」。

他取回摆在货柜入口木箱上的手机,看了看上头几则未接来电和简讯,全是正在海上的援军传来的询问讯息。

他锁上货柜门,无暇回覆讯息,来到轿车后打开后车厢。

里头有具女尸。

女人是他的伙伴,领的命令和自己一样——保护大小姐。

但女人在昨晚一场枪战中被射中要害,在今晨死去。

他拖出女人,解开她的釦子,突然听见几声猫叫,地瓜不知何时溜了出来,伏在货柜高处看他。

「你听得懂人话?你是婆婆的猫?」男人快速脱下女尸上衣,替她换上女孩的衣服,跟着将她拖上副驾驶座,还调低了椅子,让她倚躺在副驾驶座上。

男人关上车门,从后车厢抽出一袋棍棒刀械,关上后车厢,跃坐在后车厢上,一面抽着菸,一面回覆援军简讯,还回头望着高处的地瓜。「你跟着我想干嘛?」

「等你付尾款啊。」地瓜咪咪叫,「你不是说要拿自己抵帐?」

「喔。」男人长长呼出口烟,没好气地说:「派只猫来替我收尸,也挺有趣的。」

「我说你呀——」地瓜嗅了嗅身下的大货柜。「这大箱子闻起来臭臭的,臭得很值钱,你们在里头做了不少坏事。」

自地瓜身下这座货柜底下的管线密道流出或流入的枪械和毒品,市值超过十亿,替男人那死去的老大赚入好几栋房子。

「是呀。」男人耸耸肩。

「像你这种坏人,怎幺会想卖掉自己的命,去保护另一个人?」地瓜问。

「她是老大的女儿。」男人答。「老大救我一命,我拿这条命报答他,有什幺奇怪?」

「我看不只。」

「什幺不只?」

「不只是这个理由呀。」

「那是什幺理由?」

「你喜欢她。」地瓜喵喵地对男人叫个不停。「是不是、是不是?你是不是喜欢她?是不是!」

「……」男人难得露出窘迫神情,将视线转远,好半晌才说:「我是个坏人,我老大、大嫂,和老大养的那些情妇,没一个好东西,我们在干的都是会害死人的事,但是——」他说到这里,微微转头瞥了大货柜下的水泥地面一眼,视线彷彿穿过了货柜、穿过了层层水泥,直视藏在废弃管线通道中的女孩。「她是无辜的,她跟我们不一样,我是一坨烂狗屎,她乾净得像天上的白云……」

「我知道。」地瓜说:「她身上很香,香得很便宜。」

一阵引擎声自远逼近。

男人默默望着前方高耸堆叠的货柜间的通道深处。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喜欢她?」地瓜问。

「……」男人稍稍瞇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菸,菸头上的炙热光点加速移动,明显缩短好大一截。

他那双细长眼睛瞇起来时,像两把锐剑。

本文摘自《符纸婆婆》

在那条时空冻结的小巷,有个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婆婆——《符纸婆婆》书摘转载

在那条时空冻结的小巷,有个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婆婆——《符纸婆婆》书摘转载

星子全新系列「诡语怪谈」第一弹,

十二篇关于亲情、友谊、善恶是非的故事。

一个愿望,一个价,一个结局。

故事简介

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是——

有求必应!

 

你不曾经历的「诡故事」!

篇篇都有意想不到的Karma⋯⋯

星子∕奇幻、惊悚、浪漫、科幻全方位作家

继畅销作《乩身》后再推强档新作!

木桌上摆着几叠黄符纸、一排中小号毛笔和各色墨汁碟。

老得难以估算年纪的婆婆伏案挥洒,

符上龙飞凤舞的墨迹,隐隐透着萤光……

想让碍事的妻子消失、想卧病不起的妈妈甦醒、

想当大哥、想成为万人迷、

想好姊妹在心仪的男人面前出丑……

只要付出等价的报酬,愿望就会实现。

只是你的愿望,价值多少?你付得起吗?

带着小鱼乾请猫带路,

在那条时空冻结的小巷,有个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婆婆——

符纸婆婆,有求必应。

出版社:盖亚出版社

作者:星子

19790819

最喜欢也最爱写外星人尼斯湖水怪冒险奇幻武侠爱情警匪悬疑降妖伏魔灵异怪奇等各种类型故事。

立志说一辈子的故事,写一辈子的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