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

2020-06-27浏览量676 收藏量797 499热度

在那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


有点骚,才是春天,就是最不甘心,才叫青春。《一代宗师》里老来的宫二小姐对叶问说:「在我最好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可年轻时代我不知道宫二,我只是个中二。那是我最坏的时候。可也是我最好的时候。

年少时代之于我是一场瘟疫。

这是谁的句子?抄在笔记本上,用一片落下的叶子夹着。特别用紫色还是橘色的笔,笔芯0.5不够,0.35还堪用,越细越好,像纹身,多年后,打开笔记本,叶子都枯了,掉下来一点脉络都不剩,时间很透明,只有那些字很清晰留在上头,字好小好小,少女体,弯弯拐拐,那幺细,细不过针尖一样的心。

像是远古的封印,年少时代的惨烈,以为是热血少年动画或是大眼睛少女漫画那样异世界里只有我拥有超能力因此经历比能力对决还惨烈的感情对垒、不同人际关係之越位和盖台超频,那种种幻术以眼瞳以魔法阵或召唤出巨大机器人还是拿出属性兵器相对抗,青春里被驱逐被独身流放,在暗夜里大喊「没有人理解我」,想要找到一个人交换上衣的钮扣,偷偷钩起手指,或俯身靠在谁的背上,却发现,这一切颠倒梦想,年轻的暴乱,和体液一样汩汩溢出的慾望,在和某一本书相遇的瞬间(柜子上偶然砸下的厚皮本、谁的抽屉里凸出一角的砖头书、深夜躲在棉被里用手电筒照阿照不知道传几手的脱页小本本⋯⋯),在那些时候,大雨降下来了,光度被调亮了,风吹起来了,再抬起头,一道清晰的眼光,一个短暂的清明的神智。

那时候,我们以为看见比自己此刻所在更遥远的地方。

因为打开那本书,一切都改变了。

年少时代之于我是一场瘟疫。

在那样漫长的瘟疫大荒年里,有一本书,曾经像药,短暂拯救了我。

这一期《外边世界》的主题是「青春书单」,让我们重回作家的少年时代。在那个孤独连文字都还没长出来的年代,灵魂的大西部,还没法準确达意,没有地方发洩,有一百万种情绪要爆发却苦苦找不到一个发育良好的喉咙去尖叫,是这样的青春年代,直到我们与一本书相逢。青春时代都有一本重要的书,青春时代本身就是一本书,所有的书写者都是从前辈们书本里最后一页,开启他们的第一页,看伊格言和邱妙津错身回身的瞬刻,看张耀升在信纸上打上致倪匡的第一个字,看陈栢青与唐吉轲德踏上旅程时那道地平线,那是他们的青春,那也是他们写作的全部,一本书就这样被翻开了,一本书就这样被读完了,而他们第一本书的第一个字,在那时候就开始写下了。

暑假到了,那样漫长青春的酷热中,你也正和哪本书相逢嘛?仅以这一期题目,献给我们的青春。

过去的,都写在那上头了,没有发生的,就变成了现在的我们。

让我们把这页书单越写越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