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不是该用演算法找对象了?

2020-06-26浏览量845 收藏量574 549热度

并不是身为两性作家就不会焦虑单身的事。

每天收着读者来信,回答大家该怎幺约喜欢的女孩出去、如何表白、如何面对爱劈腿的另一半…....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还是不免对自己单身的现状心魔上身。

「每天都在家写作,这样要怎幺遇得到对象呀。」跟朋友聚餐时,我忍不住大吐苦水。

「要不要试试看交友网站?」朋友这幺建议。

「拜託,交友网站?」我忍不住眉都皱得一高一低了,「上面该不会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对象吧?」朋友在美国的科技实验室工作,好歹也算个高级知识份子,我对他的提议起初并不以为然。

「在美国,交友网站可是超普遍的,几乎成年男女都会使用」,他估狗了一下并秀出搜寻结果给我看,「看!不只你常听到的那些大的网站,其他还有专门为基督徒、某个地区或各种兴趣嗜好的人成立的配对网站。」

我一边接过手机浏览网页,朋友一边幽幽的爆卦,「其实.....我跟我女友就是在交友网站认识的。」

「什幺?!」看着我这位从小到大数一数二优秀的朋友,居然靠着交友网站谈起恋爱,不禁让人有些震惊。顿时也想起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古怪天才Sheldon也是用交友网站找到了另一个怪咖天才女友。

大概是白天的谈话让人印象太深,夜里我居然睡到一半莫名惊醒,脑海里不断出现「交友网站、交友网站」的回音,索性从床上起身,披上一件罩衫走到电脑前,开始在全球最大的交友网站上注册登录资料。

之所以选择国外的交友网站而不是国内的,不外乎就是觉得把潜在对象扩大到全球,说不定比较有机会找到对的人,这也是一种自以为到远洋捕鱼肯定会比在近海更有收获的一种迷思。

既然现实生活遇不到,不如就交给演算法吧。

注册交友网站其实是一件麻烦的事,不只要填上姓名,生日,居住区域这些基本题,还要回答很多婚姻状况,单身?单身已离婚?单身一言难尽?分居?离婚?有没有小孩?你未来想要小孩吗?介意配对的对象有小孩吗?...好不容易填完后,又开始要回答一连串的个人嗜好题及一些涉及价值观判断的题目,当然,宗教信仰题也是个重点,你光说是自己是信神的还不行,他会问你你是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还是其他的支派?

选择题回答完了,还有申论题(简介自我)的栏位,最后,付费会员可以上传照片,并看到别人的照片,不付费的话,只看得到别人的文字说明。不禁要说,这招实在是太狠,谁交友会不想看到对方的照片呢?总之,抱着害怕自己孤老一生的心情,把所有该回答的都回答完,该交的钱都交了后,就是等着每天一封交友网站配对来的通知信。

打开交友配对信的心情,跟你收到人力银行媒合信的感觉差不多,多数的时候都是兴沖沖地打开信,但最终却「ㄘ ㄟˊ~」的一声把信给删了,偶尔也会遇到几个不错的,有时对方会先透过系统写信来,有时你自己可以主动出击。

年轻的时候我用过台湾现在早已消失无蹤的SheSay交友网,当时不觉得网路交友有多困难,不就丢个「安安,你好」,「你平常兴趣是什幺?」,现在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怎样,明明青春已亮黄灯,但交友却更加挑剔龟毛。嗯,这个面相看起来不是很和善,删掉;嗯,这个每张照片都戴帽子,肯定是个无法面对自我的秃头吧,删掉;嗯,这个每张照片都跟女生好姐妹合照,大概不是追不到她们就是gay;嗯,这个居然用狗的照片当自己的大头贴,怪里怪气的,删掉;嗯,这个居然在简介上说自己最自豪的地方就是自己智商超高.......自大狂,删掉。嗯,这个居然说自己最喜欢的电影是《变形金刚2》,有没有搞错,你若说1或3我都还勉强可以接受,没sense,删掉。

最后能进入通信阶段的没几个,交换通讯软体之后就更惨,谈不了两句就觉得对方开玩笑的笑点不对,聊天用语太正式或太不正式,感觉对方对自己的生活没兴趣,或自己对对方的生活也不关心,最后只剩一个在联繫,那个最终也只变成了好朋友。

这时,我才发现,演算法虽然能帮你依照年龄、婚姻状况、种族、宗教信仰或兴趣来凑对,在茫茫人海中过滤掉一些不适合的对象,但却无法必然帮助你找到一个对的对象。

一个人的网路交友,仍然是他在真实世界交友逻辑的延伸,某些人总是来者不拒,自然可以在网路交友里如鱼得水,因为只不过是想找砲友的用途,门槛可低了;有些人标準就是高,对找对象的要求近乎偏执,那幺,即使到了网路世界也不会有什幺改变,挑来挑去连卖龙眼的也挑不到。

所以说,这些演算法也好,占星术也好,命理术也罢,顶多只能告诉你,你非常不适合哪些特质的人(而且这些事不用他们说你其实自己也知道),以及给建议可以往哪里去找找看(就像那一拖拉库的配对信一样),但最后配不配得起来,还是得靠你自己。

当在远洋也捕不到鱼的时候,你只有两件事情可以做,要嘛你就修正自己的标準与态度,要不嘛你就放弃汲汲营营的想吃鱼,说不定,放鬆之后,躺在船板上仰望星空,一条鱼就这幺自己跳进来了也说不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