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没你想的那幺废

2020-06-19浏览量180 收藏量183 563热度

别人没你想的那幺废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正常人大多总是低估他人。心理学家早就发现大多数人会错误地判断自己在各种方面比其他人厉害,包括智力、人缘、驾驶能力和「不受偏见干扰」的能力,这种高估在心理层面涵盖之广,让它甚至有自己的名字:优越幻象(Illusory superiority)。

在网路时代,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主观经验,应该是发生在你困惑为什幺跟你打笔战的人都是笨蛋的时候。我自己就有过好几次经历:我认为对方实在是超级无知,才会说出那些极端的话语,不过事后发现是我自己误读的问题。

让我替自己说几句话,网路沟通本来就比较容易产生误读,并且,基于验证性偏误(confirmation bias),不容易理解自己不认同的观点,是人的一种心理倾向。有些认知科学家认为人讲道理的能力并不是为了让自己的知识系统更接近真实,而是为了让别人接受自己的看法。如果这种竞争压力确实存在,你可以想像,不论你的立场有多少道理,那些有利于捍卫自己的立场的倾向都更容易出现和养成。

有趣的是,有时候怎样的想法会被人认同为「自己的立场」,条件其实满武断的。先前介绍过的《铺梗力》一书里,亚利桑那大学的心理学家席尔迪尼(Robert Cialdini)提到了一个心理学实验,让受试者在假想的商业情境里分组,每组被指定去研究以下四个解决方案的其中一个,评估其成本和效果:

增加广告。降价。招募更多业务员。产品升级。

研究者发现,在被问到「你认为四个方案当中哪一个最好?」的时候,多数人不约而同地都支持自己的方案。这很奇怪,因为那些方案当初甚至都不是他们自己选的。光是抽籤,就足以使得人对于自己抽到,并且花时间研究的方案有认同感,进而判断该方案比其他他不了解的方案更好。(席尔迪尼《铺梗力》时报出版 p.67)我相信这个现象也发生在各种共同创作的活动里:光是「这个点子是我想到的」,就足以让我高估它的合理性,并且在意见不同的伙伴面前不必要地坚持它。

当然,在笔战或小组辩论里,你不同意其他人,这不但合理,也可以预期。不过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人低估别人的倾向,在一些地方会意料之外地让我们做出错误判断。

贝加(Jonah Berger)是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的行销学者,他的成名作《Invisible Influence》中文版《看不见的影响力》(暂译)即将由时报出版引进台湾。在《Invisible Influence》里,贝加介绍了一个有趣的调查。他调查一群BMW车主选购车子时作了哪些考量,并请他们除了说明自己的想法,也试着估计说,若是要买车的人是别人,他们会怎幺想。

自然地,车主们大致上表示他们会注意价格、油耗、舒适和外型等等,并且也正确地指出,这些是一般人都会考量的要素。然而,车主们在一类特别的要素上做出不太一样的判断,简单说,他们认为一般人普遍会考虑这类要素,但「他们自己」不会。这类要素包括「别人对这款车的看法」、「这款车是否受到高社经地位的人喜爱」等等。换句话说,人们倾向于认为,在选购车款的时候,「别人」会受到种种社会形象的力道影响,但「自己」不会。

你大概可以猜到,贝加在书里罗列的各种心理学调查,显示这些人太看得起自己了:人人都不觉得自己会受到社会形象影响,但其实人人都会。这显然就是为什幺他把自己的书名取做「Invisible Influence」。

认为别人会受到社会形象影响,但自己不会,这在汽车选购的议题上可能不会造成你什幺麻烦,但有一些对于别人的低估,可能让我们在社会改革上做出缺乏理由的判断。

2016年,瑞士进行全民基本收入公投,决定要不要由国家永续发给每个成年人基本月薪,结果这个提案被23%赞成、76.9%反对票给否决。

现代人不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除了国家没钱之外,最常出现的说法之一就是,这种无条件发钱的政策违反一般人「不该不劳而获」的观念。根据瑞士公投前的一份民调,三分之一的民众认为其他人会因为有了基本收入,而停止经济活动(赖以赚钱的工作)。有趣的是,根据同一份民调,只有2%民众认为他们自己会因此停止经济活动。(史坦丁《基本收入读本》脸谱出版 p.178)

你看,人连在勤劳这方面,都低估别人。

如果一个瑞士人在基本收入公投投反对票,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虽然自己不会因为基本收入而放弃工作,但其他人会(而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他的反对票恐怕缺乏良好基础。

每个人都因为自己是自己而特别,但仅仅因为只有你是你自己,你可能因此对别人做出错误的判断,在这些偏差倾向的辨认上,近代认知心理学的进展,同时也让我们知道,你自己和别人其实没有差那幺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